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新澳门金莎娱乐场官网 > 国际学校 > 一梦二十年

一梦二十年

2019-09-18 14:49

“又做军训的梦了,”我有好几段微博是这么开头的。梦里的军校和军训场景各式各样,有刚进校时候的兴奋莫名,有队列的枯燥难捱,有种菜归队的疲惫,拼接上去种种奇异的情境,最多的是在军校笔直的林阴路上奔跑,奔跑……军训至今已经二十年,军训的梦从未断过,隔三岔五,会再做一个。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国庆假期,90-93级200多名复旦军训生校友带着爱人和孩子,在秋叶烂漫的时节回到原大连陆军学院,重温沙场点兵,再唱陆院院歌,重闻靶场枪声,再寝军营宿舍……重逢的喜悦在秋阳高照下分外剔透。我校党委书记秦绍德,副校长许征,宣传部部长萧思健,外联处处长张宏莲,原90级辅导员领队,现先进材料实验室总支书记姜良斌等全程参加了此次返校活动。活动由复旦大学校友会和沈阳军区训练基地联合主办,校外联处、宣传部给与了大力支持。

我去的这个军校是南昌陆军学院,坐落在南昌的望城。望城,这个地名当年写信的时候一次次地写到,不过其实从来没有去过,至今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部队里纪律很严,请假销假很麻烦,一个12人的班,轮上结伴去一次南昌城少说也得等上两个多月,所以逢到星期天,最常见的消遣就是窝在寝室或者自习室,一边塞着耳机听广播,一边一封一封地写信。写得最多的是家信,其次写给各种闺蜜,再然后翻着中学毕业抄下来的通讯录,一个一个给不相干的男女同学写信。

从同一地方起飞

那时候复旦的军训是1990-1992三届学生,北大是1989-1992四届,满打满算一共七届的学生,牵动了四个陆军学院。好在当年学生少,像我们这一届去南昌的文科生,分了六个中队也就住下了。我参加的是复旦的第一届军训,这一届后来颇出来过几个风云人物,有美女作家,有主持明星,甚至还有全国首富。想想看,我当时就是和这样一些未来的精英在一起半夜站岗、早晚点名、叠豆腐干样的军被、挑粪浇菜、养猪帮厨、出操走队列、唱歌喊番号、上黄洋界野营拉练……

十月一日上午,上海浦东机场,东航的柜台前特别热闹,点名签到发T-SHIRT, 一面蓝色的旗帜醒目地立着。“那里,那里,有复旦旗帜的地方”,大厅里不时传来指引声。“本来想坐轮船去的,好像已经停运了”,聚在一起的人开始起劲地聊天。

军校唱得最多的歌是《团结就是力量》,短小精悍,朗朗上口,张嘴就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不那么好唱,太长,我是从来只记得第一项纪律,然后就跟着乱唱了。还有几个歌叫不上名儿来,什么“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很应景的;拉练的时候唱“红米饭那个南瓜汤”,也是题中应有之义;还有一个上打靶课必唱的《打靶归来》:“日落西山红霞飞”,好听极了的军队歌曲。我从小不擅唱歌,被音乐老师指为“音盲”,就是一唱歌就跑调那种人,到了部队也只好跟着唱。因为一日三餐整队之后必须在食堂门口大唱特唱一番才能进去落座开吃。前几年看《士兵突击》,七连已经解散了,许三多一个人哇哇地唱了一首歌,然后才走进饭堂去吃饭。这样的细节非部队里滚过的写不出来。不过《士兵突击》还是有些细节在我这种“当过兵的”眼睛里露馅儿了,营房的窗帘不可以这样随风飘着的,它们必须按照统一的方法扎起来,长短一致并且一顺边儿地挂在左侧窗棂上。部队营房里,从窗帘、被褥、毛巾、武装带、军帽到牙缸里牙刷的方向,都是整齐划一的,不可以有飘起来的窗帘,绝对不可以。

起飞前,广播里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让我们祝福伟大祖国61岁生日快乐,也让我们祝贺复旦大学军训生校友重返原大连陆军学院,希望他们的活动取得圆满成功。”机舱里响起会意的掌声。“一百多人,差不多包机了。”兴奋继续在机舱内传递。一个多小时的旅程在问候,回忆,军营故事声中悄然过去。那片蓝色的海,金色的校园在十月长假的第一天扑面而来,灿烂缤纷。

军训的日子,除了日常训练、出操,还要上课。上的课有军事、政治,也有大学语文、英语这样的文化课。英语老师很年轻,有一口标准的发音,常常在电化教室里让我们每人头戴一副超大的耳机,他一首一首地放美国乡村歌曲给大家听,很受女生欢迎。语文老师口音比较重,听他的文学课有些费劲。课余可以去图书馆借书,我曾经花了两个月左右的课余时间一本接一本地借上海译文社网格本的狄更斯读,差不多把狄更斯的好看的和不好看的各种小说看了一个遍。

出操队列打靶,我们的歌声向太阳

中文系女生分在22中队。队长是个很帅的少校(后来升了中校),区队长是个美丽温柔的女军官,司务长很能干,会带领炊事班做各种好吃的点心,教导员慈眉善目的,副教导员最无所事事,我们这些剪去长发、不得化妆、只准穿解放鞋的假女兵常常无奈地看着副教导员烫着卷发、穿着高跟鞋。因为需要轮班帮厨,我们和炊事班混得最熟。炊事班一个也是口音很重的高挑小伙子叫王以斌,常常会美美地哼着《真的好想你》,对我们说:“你们上海的周冰倩,唱歌最好听了。”军训结束的那几天,很多女生哭得稀里哗啦,有的是哭自己这一年的辛苦,有的是哭和这些士兵的生离死别。事实上,军官们后来还一直能见到,这些默默付出的士兵,从此就真的天各一方,互相不通音讯了。

回来了,绿色的军营,一群老“兵”。

也是在那几天里,我为出一张黑板报熬了生平第一个通宵。在那之前,整整一年,我没有给这个队做过什么具体的事情,一直自顾自地忙忙碌碌:除了写信、写日记,就是去图书馆借书看。上文化课的时候,有个学生干部是我同桌,经常见我在笔记本里无聊地写美术字玩,就认定我会出黑板报,我就这样懵懵懂懂地随着一起出了一期临别的黑板报。第二天,教导员看着黑板报惋惜地直摇头,说,怎么现在才知道你会这一手?就这样,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军政训练大队做了一件事情之后,就打点行囊告别了军队,回到上海。

二十年过去了,他们还能找回当年的步伐,当年的歌声,当年的精神吗?走进陆院的瞬间,面对门口整队欢迎的人群,携家带口的队伍显得有些迟疑。

回来之后,南昌好吃的炒米粉再也没有吃到过,因为复旦军训在上海各大食品店风靡一时的多味花生慢慢地也销声匿迹了,身上摔出的青的紫的痕迹一点点平复下去,走路必须大幅度摆臂到第三个纽扣的习惯渐渐地也遗忘了,唯有军校的梦一做再做,说话就做了整整二十年。

图片 1

队伍开始还有点乱,当大家转到院歌墙前齐声高唱院歌时,整齐的歌声再没有丝毫的迟疑。“感觉一下来了”,活动组织者,91级林传毅校友回忆到。当年的军政训练队干部也被歌声感动了。二十年了,陆院的院歌竟然成为共同记忆的起点。节奏很快恢复,大家开始整队进入陆院,步伐整齐,歌声响亮,一如当年,红色的队旗和蓝色的复旦校旗交相辉映在陆院那郁郁葱葱的梧桐大道。

整内务,出早操,阅兵式、打靶,都是此次返校的重要环节。

2号早上6:30, 起床号响起,排队形、练队列,一招一式皆有板有眼。“刚开始,大家的动作还是有点硬,但是走了三个来回,有点感觉了。”92国政的李倩说。女生队为了感觉更准确,阅兵式前还加练了一把。7:20早饭前,内务的评比也出来了,获得优秀的班级欢呼雀跃,表现不佳的则有点尴尬。令人感动的是,直到3号离开,很多房间的被子都保持“豆腐块”的标准。

图片 2

8:00正式阅兵,一百多名学生组成六个方队,复旦大学领导、原陆院领导,原军政训练队干部,家属孩子登台检阅。口号,敬礼,正步,当年的军训生又英姿飒爽地回来了。“精神气还在”,检阅台上,无论队干部还是家属都不断点头称赞。

参观完校史馆,大家重回靶场,跃跃欲试之情溢于言表。青山环绕的靶场顿时枪声阵阵。大家拿着靶纸兴奋地奔向领导、队长和同学汇报成果。每打出好的成绩,靶场就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声。不断有人打破记录,90化学系,原10队彭军卫打出了94环的傲人成绩。当年打靶表演队队长江玮自豪地说:“我们可是打靶标兵队。”各学员队当然也当仁不让,纷纷亮出自己的成绩。连基地领导都点头赞许,当年军训成果还是有说服力的。

图片 3

打靶归来,歌声明显沙哑了许多。这个早晨,也过得特别充实。

“萝卜、白菜、土豆”,老三样唱出新花样

十月一日的晚会是重头戏,基地的新兵为迎接“老兵”,也准备了节目,唱军歌,操练军体拳。而从五湖四海赶来的“老兵”们则在短短的时间里准备了精彩纷呈的节目。当年陆院冬天吃的老三样——萝卜、白菜、土豆成了他们在晚会编队号码。“萝卜队”、“白菜队”、“土豆队”,三个队的“老兵”在新兵、家属和复旦及基地领导面前,比拼了分列式、整理内务等常规动作,也比拼了唱歌、配音和讲故事等,孩子们亦上台助兴,缓和比赛的气氛,也为爸爸妈妈的队伍加油添分。而三位评委 — 基地副司令员关志勇、原陆院副政委陈黎和复旦萧思健老师的麻辣点评为晚会增色不少。91中文简昉,90计算机赖有猷校友的主持风趣到位大获好评。最后女生队-“白菜队”大胜须眉,拿下晚会比赛的第一名。夜已深,很多人的节目还没来得及上台表演……。

图片 4

本次活动,与会校友按当年学员队编队组班,大家同食同寝,吹哨集合,唱军歌踢正步……,此情此景,恍若当年。“圆了个梦”,91计算机,原十四队副区队长周曦是本次活动的组织者,陆院三天,卧谈畅饮,很累也很兴奋,最重要的是20年后圆梦的畅快。

每日三餐,都在食堂,还是唱歌,还是排队,还是老三样,多了体重,多了经历,也多了感怀;分别的当晚,当年七队、八队的女生们簇拥着队长和教导员,齐声喊着他们的名字,十四队唱起了几个声部的高难度《黄河大合唱》。91中文邬远峰校友赞助的葡萄酒似乎难以承载大家20年相聚的浓情厚意。聚餐后,又有人集体出去吹海风,吃海鲜,开怀畅叙,回来的人集体失声……

二十年,再回首

图片 5

十月二日下午座谈会,30分钟的录像带领大家回到20年前难忘的军训生活。看到熟悉的场景,台下的很多人难抑激动。基地李月来司令员致欢迎辞,原军政训练大队王凌云大队代表原军政训练干部感谢大家20年后回来,勉励大家发扬陆院精神,为国家民族做出更大贡献。90级唐文勤、91级肖文、92级赵勇分别代表军训生向两个母校汇报成长经历,感恩母校培养。我校党委书记秦绍德,原陆院副政委孟宪良分别就军政训练做了回顾。“军训一年,终生受益”,20年过去了,无论是圆梦,还是感恩,在改革开放中成长成熟的三届学生,有了实践自己理想的舞台,也有了向母校汇报的成绩,在经历了重返陆院之旅后,他们更有了前行的力量和方向。

图片 6

当年的队长、教导员看着自己的“兵”长大成人,颇多感慨,二十年前大家在陆院,路边的树枝干还很细小,二十年后,他们已枝繁叶茂,已然凌云参天。“回望一下,重新出发”,这是很多人的想法:

“这个秋天,我们重回人生启航的地方,在蓝色的海湾金色的校园,听军营的歌声号角,今昔交响。”

图片 7

背景链接:

复旦大学90-92级共有三届新生分别到南昌,大连陆军学院接受一年军政训练。93级新生各军训一个月,这四届学生从此与两个陆院结下不解之缘。2008年,在南昌陆院建院60周年之际,复旦大学校友会组织了“相聚陆院,重上井冈”的活动,今年恰逢军政训练20年,校友会再次组织了重返大连活动。本次活动的专题网站:www.fudan.org.cn/fdjsj (92计算机司梦蛟校友赞助,fdjsj取“复旦军三届”谐音。)

原大连陆军学院所在地的部队,为此次活动做了精心的准备。复旦大学校友会的牵头组织了以校友为主体的筹备小组和工作小组,充分动员校友力量,体现复旦人“团结服务牺牲”之精神。

本文由新澳门金莎娱乐场官网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梦二十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