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新澳门金莎娱乐场官网 > 国际学校 > 紫薇径与望道门,复旦那三幢小楼

紫薇径与望道门,复旦那三幢小楼

2019-09-18 14:52

初进复旦,是在1957年。尽管校园里反击“右派”的大字报火药味十足,但在中文系迎新板报上,吸引新生的还是16位正教授的大名。知名教授多,是系科实力的展现,也是名校之为“名”的由来,至于那些大楼,说实话,并不十分在意。1200号教学楼和系办公楼旁边那像芦席棚似的平房教室,一样可以上课,但讲课的老师是谁,就大不一样了。现在,大家纷纷讲西南联大,其实,西南联大的校舍比上世纪50年代的复旦差多了,所恃的,正是那一批名师。

一个有人格魅力的校长,往往被人们视作那所学校的化身,像北大的蔡元培,清华的梅贻琦,浙大的笠可桢,几十年过去了,反而越来越被后人纪念.在复旦大学,人们不能忘怀的老校长,除了创始人马相伯、奠基人李登辉之外,还有素有敦厚、仁爱之口碑的陈望道校长.

同学们开始打听每位名师的专长,不管他们是否给我们开课。陈望道校长和他的《修辞学发凡》,郭绍虞教授和他的《中国文学批评史》,刘大杰教授和他的《中国文学发展史》,陈子展教授的《最近三十年中国文学史》,朱东润教授的《文学批评史大纲》和传记文学作品,有的买得到,有的觅不着。其实,直到毕业,除朱东润先生真正为我们授过多门功课,望道先生和郭、刘二位都只是做过几次学术报告而已。子展先生更是从未见过面。尽管这样,这些老师的存在,他们在各领域中开创性的成果,都令我们仰慕。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就是一种动力。不但本系的老师,就是同语言文学悬空八只脚的数学、物理、化学系的名师,我们也如数家珍,觉得虽未亲炙,能在他们教书的学校读书,也是荣幸。

身为学者的陈望道,一生的业绩,有许多特色是无人相比的.他是中国完整翻译《共产党宣言》的第一人,毛泽东、周恩来后来都坦言,是在读了望道先生的《共产党宣言》译作之后,完成了自己由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向新民主主义革命者的思想转变.五十年代,陈望道每次赴京参加重要会议,毛泽东、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都十分恭敬地与他握手,打招呼.陈望道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早在1920年8月,他就与陈独秀、邵力子、沈雁冰等人在上海建立了全国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接着发起成立中国共产党.因为看不惯陈独秀的家长作风,他没有参加党的"一大",甚至在他担任中共上海地方委员会第一任书记之后,为了让"陈望道与陈独秀争当总书记"的谣言不攻自破,他一气之下退出了共产党.以后,他成了三、四十年代颇有知名度的民主教授.当了复旦大学校长以后,他一边治校治学.一边以语文学家的资格,与胡愈之、叶圣陶等人领导了全国的语文改革运动.他出任鸿篇巨著《辞海》的总主编,带领大家圆满完成这项里程碑工程。罗竹风先生当时是副主编,亲眼目睹了望道先生的大家风范,他说,如果不是望道先生出马,很难把方方面面的专家召集起来共事,因为没有人有先生这么大的威望和号召力.

那时,邯郸路南,是运动场和风雨操场。再往南,就是渝庄、淞庄那些不起眼的教师宿舍,但在第九宿舍东南侧,有三座小楼。一座屋上有绿琉璃瓦的三层小楼是陈望道校长的居所,小楼北面另有两座红瓦、米黄色墙面的二层小楼,是数学系苏步青教授和陈建功教授的住宅。三座楼,自成院落,在复旦是很特殊的。每当经过此地,都不由起仰慕心。不是羡慕在当时鹤立鸡群的“豪宅”,而是对小楼主人各自的杰出贡献,心存钦敬。望道先生在修辞、文法领域的开创性研究,中文系的学生比较熟悉,他在其他领域如新闻、美学以及社会活动方面的成就也都耳熟能详。苏步青、陈建功二位大数学家在数学领域的贡献我们文科学生所知甚少,只知道他们分别在微分几何和三角函数领域代表着中国最高水平。他们还培养了许多杰出人才,形成了中国数学界的陈苏学派。获得2009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谷超豪和中科院院士胡和生、李大潜等都是他们的弟子。苏步青先生还能诗词,这在中文系学生中更传为佳话。“文革”中,“工宣队”进驻复旦领导“斗批改”,一个姓张的队长(实在不愿提起他的名字),在大礼堂(当时叫登辉堂,现在更名为相辉堂,以纪念复旦校长马相伯和李登辉)口出狂言,说苏步青先生的数学研究“不通”、“无用”。神气活现,不可一世。师生们虽然被迫噤声,但散会之后,无不讥其无知与狂妄。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那三座楼的主人,始终是我们崇敬、仰望的师长。

陈望道的威望与号召力,不单单是由他的资历深而来,更多的是来自他独特的人格魅力.他是一个长相近似农民的人,由内而外给人质朴、厚道之感.对上,他不爱说奉承话;对下,他着眼于关爱与提携;对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共事者,他又是一个以身作则,善于配合的人.一个人的口碑,只在部分人群中叫好,是不难的,难的是,能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人群中都叫好.望道先生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与他长期共事的原复旦大学党委代理书记王零先生,回忆望道先生为复旦作的贡献,神情透着由衷的尊敬.还有l952年从浙大调到复旦的苏步青先生,通过二十几年的共事,也常常被望道先生的人品与才学所折服.90周年校庆时,由名誉校长苏步青提议,将原供放在文科图书馆一楼大厅的陈望道半身铜像(由校友捐资,请刘开渠大师雕塑),迁至老图书馆前面的草坪上.人们亲眼看见,德高望重的苏步青先生,恭恭敬敬立在铜像前,给德高望重的陈望道先生三鞠躬.中文系吴中杰教授写过一篇怀念望道先生的文章,有血有肉,题目叫《侧面遥看陈望道》.读了这篇文章,你可以理解,为什么陈望道在逝世三十几年之后仍受到广大师生的爱戴.这里,我想把王零先生曾告诉我的"一条路"和"一座门"的故事,补充给读者.

离开复旦已经几十年了,重到校园,仍惦记着那三座小楼,因为那里有我学生时代的梦想与偶像。不想这一次寻访竟令我大为伤感。三座楼已经圈入第九宿舍。行至楼前,只见满目荒凉。年久失修,玻璃破碎,尘垢堆积,早失却先前的辉光。几只破旧沙发横在檐下,快要跌落的窗户用木条钉死。房前房后荆榛塞路,成了猫鼠蛩蚁的乐园。绕行在三座楼间,不知怎么,总感到凄惶。举目北望,校园里高楼棋布,环顾周围,过去那些矮小的宿舍也大多改建高楼,唯独这里,零落破败一至于此。前贤虽逝,他们对学术、对复旦、对育才的贡献,不该忘却。他们的旧居即使没人居住,留下,也可以给后人存一份念想。如果将这三座小楼稍事修葺,设立复旦名师纪念馆,对前贤是一份尊重,对后人是一份激励。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今人如何对待前贤,后人也会如何对待今人。若世世代代保留着对学术和学人的敬畏与尊崇,将形成一所学校久远的传统,滋养着今人,也沾溉于后世。

在望道先生做校长的二十几年里,高校工作是由同级党委总揽全局的.望道先生在把握了"党委领导下的校务委员会负责制"的分寸之后,该由他负责的事,他也当仁不让.每周一次的校务委员会例会,他是雷打不动地召开.有些事,他仅是过问过间,很超脱;有些事,他抓住不放,表现了毫不退让的执着.五十年代中期,复旦开始在原有基础上,大兴土木,扩建校园.围绕着如何规划、布局新的校园,职能部门提出了几种方案.望道先生也提出了自己的方案.在他看来,校园的布局与校门样式,关系到复旦的立世品貌,这是一桩大事.他坚决反对那种”开门见山”的方案,认为学术重地,应该营造一种深邃的、静穆的氛围来引人入胜,要让校园保留足够的绿化空间,要让楼堂馆舍掩隐在绿树浓荫之中,耳闻读书声,不见读书人.望道先生的方案最终成了实施方案,这才有了今天被人称道有人文底蕴的花园般校园。望道先生还自己掏钱,买了大批松柏与紫薇来美化校园.松柏种植在进大门的广场四周,紫薇则由校门口一直种至国年路两侧.据王零先生说,紫薇是一种很好看的行道树,花开百日红,一串串呈粉紫色,对各种粉尘富有较强的吸附作用.每当花开时节,通过这条紫薇径去上班的教工们,都感到赏心悦目.没几年,因校园继续朝国年路扩建,这条美好的紫薇径就被开发掉了。王零先生特地带我去复旦一舍望道先生的旧居前,看陈望道生前种植的一株紫薇,碗口粗的树干,正开着串串紫花,在风中摇曳,仿佛告诉参观者,我在这里守候老主人几十年了.

回到住处,斜月在天,愁思难遣,吟成一阕,调寄《长亭怨慢》:

1965年,为迎接复旦60周年校庆,当时还要新建一座校门.这次,望道先生又是亲自来抓.他从一批设计图中,选中了今天已成为校门的图案,认为这个图案既有古代牌坊风韵,又有现代建筑活力,造型简约又挺拔,是个合适的门面.预算下来,造这座校门,需要两万余元,学校只能有一万元的投入.望道先生便拿出积攒的稿费1万多元,资助了这项建设。六十年代的1万多元,可是一笔巨大财富!l991年望道先生诞辰100周年时,有知情教师向学校建议,将复旦的大门命名为望道门,纪念逝去的老校长.因涉及到种种因素,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又重到、先生居处。网结蛛丝,地蟠荆楚。断木封门,蚁蛩填户、走狸鼠。高丘无女。空剩有,伤心树,向远客依依,还道是相迎故主。

凡对复旦有贡献的人,复旦师生是永远不会忘记的.人们将几次拯救复旦于危难之中的老校友于右任誉为"复旦的孝子",将三十年如一日爱校爱生的老校长李登辉誉为"复旦的保姆",一直传到今天.我相信,在知道了"望道门"的故事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复旦人进出校门时,想起这位敦厚、仁爱的老校长.

凝伫,念名师百数,常令后生倾慕。前贤去也。睹旧物、尚思云翥。怎奈向、雨打风吹,任零落,都归尘土。望斜月在天,难遣愁思千缕。

本文由新澳门金莎娱乐场官网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紫薇径与望道门,复旦那三幢小楼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